節錄「LINDA: 我一定要是最鎮定的那一個」

Linda 除了是三個小朋友的母親,有時還身兼多重身份:如老師、 社工,甚至醫師,每天面對嚴峻的生存困難,積極尋求解決方法,她沒有受過任何專業訓練,更不是擁有超能力,只是因為比別人經歷較多,便毫不猶豫地走在戒除毒癮的最前線。








不能因為這樣就放棄他 先是由家中外傭在廁所發現懷疑吸食器具,然後哥哥和朋友也告知, 她才終於接受丈夫吸食冰毒這件事。那時第二個兒子剛出生不久,Linda 為了幫助丈夫,甚至跟著上內地,無奈丈夫在她面前也照樣吸食。「有時 是我把他拉回澳門的,吸食時他都不會聽我們說話,只會覺得我好煩,說 我不了解他,因為吸毒的人覺得對方很難融入自己的世界。」Linda 說, 丈夫每次回來都是不清醒的,不想與她交談。

深陷毒品中無法自拔的丈夫,幻覺愈來愈嚴重,情緒經常處於不 穩定狀態,只要 Linda 稍為責備,他就開始失控亂丟東西,甚至走進 廚房拿刀砍人,家人試過要拿雨傘去擋。

她每天都戰戰兢兢,為了維護處於崩潰邊緣的家庭而四出奔走, 想了解丈夫濫藥的原因,希望找到化解危機的方法。為了幫助丈夫,Linda 拿出無窮鬥志,一個一個方法試,也開始閱 讀一些心理學和醫療的書,嘗試了解吸毒這件事。

「不能因為這樣就放棄他」成為了 Linda 的信念,同時她也陷入 自責的漩渦:「他作為家庭的經濟支柱受了傷,我覺得我也是有責任的,他吸毒,我不能逃避,不能拋下他,應與他一起承擔。是否我做 錯了什麼?到底我可以怎樣去幫他?我要去探究,我要冷靜,要挽救 這個家庭。我寧願自己吃少一點、睡少一點,也要想辦法捱過去。」

竭盡所能幫助丈夫 不斷找方法解決丈夫的問題已成了 Linda 的生活重心,然而丈夫 的情況起起落落,要照顧小孩又懷了身孕的 Linda 身心俱疲,讓她時 常陷入失望與無助的情緒波動中。

「那時丈夫已經有幻覺幻聽的情形,我又帶他去看了一位精神科 醫生,服藥後不斷睡覺,睡醒又抽搐,原來因藥物反應而發生癲癇作 用,舌頭變形流口水。結果緊急送入醫院精神科,醫院要知道他吃了 什麼藥,大著肚子的我又去求之前醫治丈夫的診所醫生開用藥證明。 丈夫醒了就一直罵我,說是我害他變成這樣,而且又花了一筆錢。我 聽到這些話當然很難受,但也都聽到習慣了。」

在最初知道丈夫吸食冰毒的時候,心內徬徨的 Linda 也與一些濫藥者家人一樣,以無限愛心去包容,一再把底線放低,甚至不介意丈夫偶然去「玩」毒品,只要他會工作、會回家。然而此舉無助於解決問題,丈夫一再跌出底線以外,還曾在家中燒炭自殺。丈夫自殺不遂後又再濫藥至失控,Linda 在無奈之下,曾試過讓警察上門帶他至氹仔精神科 1,丈夫更因此心生怨懟,她也不敢去醫院探望。 ……… 轉載《有了你,我更懂得什麼是愛》,如想閱讀全文,歡迎聯絡訂閱:

https://www.newlife.org.mo/portfolio/%E6%9C%89%E4%BA%86%E4%BD%A0%EF%BC%8C%E6%88%91%E6%9B%B4%E6%87%82%E4%BB%80%E9%BA%BC%E6%98%AF%E6%84%9B

3 次查看0 則留言